关于股票的五条经济学理论

购买股票要买别人喜欢的股票,不是自己喜欢的,要多了解各种相关信息。

timg

本文共计5664字,建议阅读时间22分钟。

 

目前在金融学领域,关于股票市场以下一些基础性理论:1.选美比赛博弈理论;2.随机漫步理论,有效市场假说;3.行为金融学理论;4.适应性市场理论;5.现代资产组合理论。今天主要聊聊这些股票理论及其现实中的应用。

 

凯恩斯在其成名作《就业、利息与货币通论》中提出所谓选美比赛博弈:“专业投资大约可以比做报纸举办的比赛,报纸上发表一百张照片,要参赛者选出其中最美的六个,谁的选择结果与全体参加竞赛者的平均偏好相似,谁就可能获奖,在这种情形下,每一个参加竞赛者都不选他自己认为最美的六个,而选别人认为最美的六个。运用智力,推测一般人认为最美者。”

 

在博弈论中也有一个类似的很经典的博弈模型游戏:让一堆理性参与者们在0到100之间任选任意一个数,如果你选的数和包括你在内的所有人选的数的平均值的三分之二最接近,那么你就是赢家,可以获得一定的奖金。这个博弈跟凯恩斯的理论接近,游戏的参与者需要猜测别人所选的数是多少,然后选一个接近的这个平均数的数,来获取游戏比赛的胜利。

 

关于这个博弈的推理如下:A,考虑到即使每个人都选择数字100,其平均值的2/3也不过66,所以你肯定不会选择大于66的数;B,考虑到大家都是理性的聪明人,别人肯定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没人选的数会超过66;C,因此平均值的2/3肯定不会超过33;D,以此类推,最后数字会一直收敛到0这个均衡点。以上是以理性而现实中,这个游戏的获胜者分布在10-30之间,毕竟人们不是绝对理性的,大部分人的推理能力一般,即使自己有很好的推理能力,也不相信别人会有这么好的推理能力;因此在这种彼此的猜测环境中,最后的平均值的2/3一般会分布在10-30之间,而不是博弈均衡点:0.

 

选股票,也是如此,一个股票的价格,取决于有多少人认为它是一个有升值可能的好股票;所以当你选择股票时,不应该是选那些你自己认为好的股票,而是应该选择那些别人都认为好的股票。那么如何发现那些别人都认为好或者坏的股票呢?在这里,对这种共识起最重要作用的就是信息,那些关于公司经营状况好坏的信息,比如公司的年报;那些关于公司新产品研发的信息,例如制药公司宣布它们又研发了什么很有效的新药了;还有那些跟公司有关的国家政策变动的信息,这些信息有好有坏;例如,国家的产业政策开始支持某些产业,或者退出某些产业,又如”毛衣“战的信息,使得那些涉及对应外贸的公司不被看好。类似的,股民买涨不买跌也可能是因为这种原因影响,因为股票”涨“本身会传递大家看好这只股票的信息,会让许多人跟进,这里就是所谓的”信息级联“反应。

 

2. 有效市场假说和随机漫步理论。这里把随机漫步理论和有效市场假说放在一起,是因为它本质上是一种理论。有效市场假说理论讲的是:在一个拥有良好监管的体系,做市商以及成熟市场机制,并拥有很好的深度和流动性的资本市场中,价格是真实价值的完美指标。换句话说,在这么一个资本市场中,价格有效地反应了所有的信息,价格是对应证券内在价值的最佳媒介。最早提出有效市场假说的,是乔治.吉布森在1889年所著的《伦敦,巴黎及纽约证券交易所》,当然该假说最有名的论述者是2014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尤金.法玛。

 

随机漫步理论是指股票市场是没有”记忆性“的,也就是说它在统计意义上是随机的,你无法通过对股票过去的历史来预测股票未来的走势。这是经济学家们通过对股票价格和百年标准普尔指数进行统计分析后发现的结果。我们会误会这种随机性是股票市场的非理性造成,然而实际上,股价的随机变化恰恰表明表明了市场是正常运作或者说是有效的,或者说在另一个侧面验证了有效市场假说。

 

造成这种随机波动的原因主要是,由于新的信息出现总是令人意外和随机的,不可预测的(否则就不叫新信息了),在信息出现后,市场参与者立即重新评估股票价格,致使股票价格随同信息一起变动,并迅速地把新信息的价值反应到股票价格中(验证有效市场假说)。因为这些新信息总是无迹可寻,突如其来,所以在统计上就表现为随机性。所以,不要相信那些天天研究股票图表,研究K线的股票分析师们,从随机漫步理论的角度来讲,他们都是错的,没人可以用股票过去的历史来预测它的未来。

 

在这个信息以光速进行传播的年代,一个消息发布后,对应股票价格在几分钟甚至几秒钟之内就重新达到平衡,你想战胜市场几乎是不可能的。在这种情况下,你想战胜市场,结合有效市场假说和选美理论,你只能有两种选择:1.获得别人没有的信息,即内幕消息,但这在现代法律中常常是被禁止的;2.当信息公布时,比别人更早的操作股票,对其进行买卖。所以,那些交易员和金融分析师,常常一天到晚都盯着各种各样的信息,一旦知道什么消息就立即分析并决策对如何对相应的股票进行操作。另外,为了让自己更早获得消息并比别人更快的操作,许多金融机构不断花大价钱去改善自己的计算机性能和网络速度,就是为了比别人更早几毫秒获得信息并操作这些股票的买卖。而我们这些普通人,常常是在第二天早晨吃早餐看新闻时才知道这些消息,这时我们再去买股票,往往就是韭菜了。

 

有效市场假说的另一个应用是:既然我们很难,或者无法战胜市场,那么我们能做的就是放弃赚大钱的幻想,用一种更保险的策略进行投资:充分分散风险,赚整个经济长期向上发展趋势的钱。刚才有谈到百年标准普尔指数,在统计意义上是随机波动的,但从大趋势来看,它长期来讲是向上的,所以才有了刚才的那种投资策略:充分分散风险,赚向上趋势的钱。所以不少金融企业的投资策略,是充分的分散投资,把钱投资在各个可以对冲风险的行业中。

 

但这种分散风险的投资策略,有几个问题:1.这种策略只能应对那些非系统性风险,即个别公司或行业出问题的风险,但无法规避系统性风险,例如金融危机时,它一样遭殃;2.这种策略的前提是“经济持续向上的趋势”,它隐含了对良好制度,科技创新的要求,但这个在某些国家不一定拥有;3.这种策略一般收益率不高,毕竟风险跟收益是成正比的。

 

当然,上面的这些策略,依据的有效市场假说,是属于比较强式的有效市场假说,所以总体就显得比较消极不进取。如果把这个有效市场假说弱化,人们的投资行为则会显得更加积极,毕竟参与市场的虽然有很多聪明人,但还是有很多非理性的参与者。

 

3. 行为金融学理论。新古典经济学对人的假设是理性人假设,它认为人是自利且理性的,属于比较强的假设。最近几十年兴起的行为经济学正是建立在对这一人性假设批判的基础上的。最近已经有三届诺贝尔经济学奖颁给行为经济学领域的研究了,分别是:2002年颁给丹尼尔.卡尼曼,2013年颁给罗伯特.希勒,2017颁给理查德.塞勒。行为经济学也成为最近最热门的经济学分支之一,而行为金融学算是行为经济学的一个分支吧。

 

人类并非理性的,在实际行动和思考中,充满各种各样的系统性偏差,目前对这些偏差的研究主要包括:1.损失厌恶;2.时间偏好;3.社会性偏好;4.概率判断偏误。当然,还有凯恩斯最早提出来的,在市场中的动物精神:恐惧,贪婪和从众(羊群效应)。席勒和罗闻全等人,通过对过去股票价格的分析,发现股票价格存在非理性的波动,会不时地产生泡沫和泡沫破裂。如果按照有效市场理论,市场是不可能存在所谓的泡沫的。

 

在股票市场中,最经常被提到的偏差包括:损失厌恶,恐惧,贪婪和羊群效应。损失厌恶我在之前的文章中已经有很详细的论述了,这里再简单聊聊它在股市里的具体表现。在股市中,人们常常卖掉那些他们已经赚钱的股票,而舍不得卖那些他们正在亏钱的股票,这是典型的损失厌恶表现。他们决策时的参照点是他购入股票时的价格,而不是现在和未来股票的价值,这会使得他们在股票操作时,在风险厌恶的驱动下,舍不得卖掉那些让他们亏钱,并且未来也大概率亏钱的股票,而卖掉那些未来发展很有前途的,现在已经让他赚钱的股票。

 

以当时购买股票时的价格为基点,一般会有以下四种反应:1.当股票远高于当时购买股票的价格时,你会好整以暇,不紧不慢;2.当股票的价格略高当时购买的价格时,你会焦虑,着急想把股票卖掉。3.当股票的价格略低于当时购买的价格时,你也会很焦虑,犹豫到底该不该把股票卖掉,但大概率舍不得卖;4.当股票价格远低于当时购买价格时,你会破罐子破摔,把股票放在那不操作了,希望哪天突然奇迹出现。类似的,在房产交易市场也有类似的情况,有研究表明,那些当时购买房产价格高于现在市场价格的房东,在卖房产时要求的价格,比那些购买房产价格低于现在市场价格的房东,高了20%左右,这就导致他们的房产往往很难卖掉,或者最后他们如果可以,就干脆不买了。这种心理导致的:“留着那些没有前途的股票,卖掉那些有前途的股票”,常常给市场的参与者,造成巨大的损失。

 

恐惧。神经科学研究表明,负责情绪的边缘系统及腹内测前额叶层,和负责理性思考的背外侧前额叶皮层以及眶额叶皮层,它们之间常常是相互抑制的,也就是说强烈的情绪,往往会抑制理性的思考。当金融危机爆发时,强烈的恐惧会压倒市场参与者的理性思考,只把眼光放在眼前的危机,而不顾这个股票的长期价值,急忙忙地把好股票抛售出去。而这种个体的恐惧驱动下的行为,在最后造成了整体股票市场的雪崩,使得经济真正地陷入经济危机

 

贪婪。2013-2015年之间,随着中国股票市场的不断上扬,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这场薅羊毛的行动中。在贪婪的驱使下,越来越多的人被吸引进股市,不管这些人到底有没有基本的相关金融方面的知识。而越多人被吸引进股市,就越推高股票价格泡沫,从而又进一步驱使更多人和资金进入股市,甚至不惜加高杠杆。这种趋势是正反馈的,不断自我增强的。而一个系统如果长期只有正反馈,而无负反馈,那么它必然会走向越来越不均衡的方向,直到系统的崩溃,也就是最后在激烈的负反馈下的崩盘。当平时不炒股的广场舞大妈,都入市时,也就是股市要崩盘的时候。

 

从众。泡沫的生成和破裂当然也少不了从众的力量。人类是社会性动物,在漫长的演化过程中,形成了从众的心理。这种心理,在很多时候是理性的,它保护我们可以利用群体的智慧,保护我们不会因为太特立独行,而被群体排斥。从众行为影响着我们生活的许多角落。吃饭的时,你喜欢挑人多的店吃,甚至不惜为此排队;当一群人围着看某样东西时,我们也会情不自禁地区围观;如果在一个舞会上,别人都西装革履,而你穿了双拖鞋和运动裤,你会一场的尴尬;深圳地铁前段时间,因为有一个人急着上班,跑出了地铁,结果导致了一系列混乱,也是典型的羊群效应。等等。在股票市场也一样,当看到大家纷纷抛售股票时,在从众的力量下,你也会情不自禁的想抛售你手上的股票。所以从众的力量既有可能导致泡沫的诞生,也会使得股票市场的相互踩踏,从而导致雪崩。

 

在这些人性的趋势下,股票市场肯定存在着不理性的因素,因此,可以利用这种人性上的普遍偏差来战胜市场。别人恐惧时,你贪婪;别人从众时,你理性;减少损失并取得你的收益。如前所言,当广场舞大妈都进场时,之前早早入场的金融机构已经赚的盆满钵满,也正是它们想立场的时候了。当然,虽然上面这些听上去很简单,但想克服这些系统性的理性偏差,是非常困难的,这也是为什么大部分人很难战胜市场的原因。

 

4. 适应性市场理论。布莱恩.阿瑟在上个世纪跟它在桑塔菲研究所的同事们,用计算机模拟了一个股票市场。在这个模拟的股票市场中,不同的参与者是异质的,它们有着不同的股票操作策略。它们不断观察和分析市场,以此来发现有利可图的预期。行为主体必须不断形成一系列个人的股票操作策略,并在实践中对这种策略进行检验。然后根据预测的最好的策略进行交易,同时也要不断地舍去那些表现不佳的策略。这样,每个个体的市场策略就会在系统中不断的演变和进化。而这些策略表现得好坏,取决于其他所有人所采取得策略。也就是说,一个股票定价和交易策略的成功与否,取决于环境,这个环境是指在这个系统中所有其他人所采取的策略的集合。在股票市场中,你的选择好坏,取决于他人是如何选择的。

 

虽然上面股票市场只是通过计算机进行模拟,但它的假设却十分接近现实世界。在现实世界中也是如此,每个股票参与者都有一套自己如何购买股票的理论,当然也有些许不同,许多股票参与者在策略失败时,不是更新自己的策略,而是怪运气差,然后去寺庙里拜拜,当然,去寺庙里拜拜也是一种策略,虽然它肯定会成为失败的策略。但那些想在市场里继续生存的投资者们,大多还是会反思并改变自己的策略。于是,在这种情况下,整个市场的策略环境其实是不断演变的,随着环境的变化,那些原本可以战胜市场的的策略,变得不再适应市场,并被淘汰出市场,被新的策略所取代。而这种策略,是以思想的速度进化的。

 

适应市场最典型的例子是那些对冲基金等金融机构们。它们就像模拟市场中一个个参与者,妄图通过自身的策略战胜市场,有时候它们成功了,并成功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策略环境的改变,使得它们的策略不再适应市场。这些金融机构,用最贵的钱雇佣那些毕业于世界名校的数学系,计算机系的学生,让他们研究战胜市场的策略,并编程到计算机中去,大量的应用于现实世界,用真金白银去检验这些策略。而他们这些策略,对外都是保密的,因为一旦曝光,策略可能会被模仿,会被针对,导致整个策略环境的整体变化。这种竞争是惨烈的,盈利起来非常可观,亏损起来也有可能在一夜之间破产。

 

由于篇幅太长,写的头昏脑胀,针对第五个理论就不细说了,它主要跟通过投资组合降低非系统性风险有关,即谈有效市场理论时提到的消极策略。

 

总结一下:这些理论,告诉我们,购买股票要买别人喜欢的股票,不是自己喜欢的,要多了解各种相关信息;战胜市场是很难的,一般人在股市其实就是赌博,还不如用保险策略,分散投资赚趋势的钱,虽然整个策略不一定适合我国;那些金融机构不断的完善机器和网络,就是为了在消息出来的第一时间进行购买;人类常常是不理性的,情绪化的,我们可以利用别人的动物精神:恐惧,贪婪,从众,损失厌恶赚钱,但要注意,自己像克服这些情绪其实也很难;最后,金融市场在演化视角下,其实是适应性市场,一个个策略在这里产生,被选择,淘汰,进化,因此也形成了一个生机勃勃的金融生态系统,它们的成功与否,取决于环境,而这个环境是指整个系统大家各种策略的集合。以上,谢谢。

 

作者微信公众号与微博号:博弈与演化,欢迎关注,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