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骚乱的背后,是马克龙戳破了法国的“烂疮”

马克龙只是戳破了法国盛世幻景下的那片“烂疮”罢了。

微信图片_20190708233231

声明:本文由公众号(思维补丁)授权转发,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版权归作者所有。

本文共计3190字,建议阅读时间15分钟。我们很少信任比我们好的人,宁肯避免与他们来往。相反,我们常对与我们相似、和我们有着共同弱点的人吐露心迹。我们并不希望改掉弱点,只希望受到怜悯与鼓励。——(法)阿尔贝·加缪

 

(一)

从上任初期“新戴高乐”的赞誉,到“何不食肉糜,赶紧滚蛋”的满街唾骂,法国史上最年轻的总统马克龙,只用了不到一年。

法国“黄背心”们的抗议运动,正在消弭人们对巴黎这座城市有关“浪漫”的想象。

在过去的两周时间内,数万人穿着黄背心涌上巴黎街头,掀起了声势浩大的抗议运动,并逐渐发展成“巴黎50年来最严重的骚乱事件”。

(导演Kendy Ty 用镜头记录了巴黎骚乱)

最开始,民众们的诉求仅仅是抗议燃油税上调——但这事儿一开始就不简单,因为计划中燃油税的上调,幅度非常小,有媒体算了一笔账,微调的柴油价格,动了仅仅0.065欧元(约人民币5毛钱)。

所以能够预见到的是,虽然为了平息愈演愈烈的骚乱局势,马克龙上任以来,首次放弃了自己的改革措施,决定暂缓上调燃油税——但留给马克龙政府的挑战,恐怕才刚刚开始。

“黄背心”们大部分是生活在巴黎郊区和乡镇中的法国中底层民众,这场骚乱的实质,其实释放的是法国底层民众心中“对社会不满的情绪”:

失业率越来越高,生活质量逐渐下降,实际可支配收入越来越低。

因而,所谓的抗议,逐渐变成巴黎街头打砸抢烧的骚乱,也就不足为怪了。

愤怒的民众冲上街头,打砸、焚烧自己同胞的汽车、店铺。上周,数千名“抗议者”冲进香榭丽舍大道放火,众多奢侈品店铺被砸,被抢,据媒体报道,仅仅Dior一个门店,就在“抗议者”们打砸抢之下,损失了近100万欧元。

有意思的是,“抗议者”唱着马赛曲,挥舞着法国国旗,一幅爱国者的模样,却连“国宝”凯旋门也没放过,法国媒体预估,维修清理凯旋门的费用高达100万欧元。内部的艺术品,同样没能免除被打砸的命运。

(二)

法国近些年经济持续萎靡,基本上你能想到的所有经济指标都不容乐观,失业率达到9.1%,年轻人失业率更是达到了耸人听闻的24%。

法国经济积弊已久。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一直在不厌其烦地警告法国,“必须大幅缩减政府及公共支出,降低负债水平,否则法国必然会重蹈希腊的灾难性后果。”

“法国人受够了经济停滞,但可悲的是,我们却视改革如大敌”。

在一场演讲中,马克龙的这句话,恰恰就是法国人的真实写照。

2018年法国三季度公共债务已经高达22553亿欧元。而令一面,也是引起民众怒火的一个事实是:法国早已是经合组织内税负最高的国家。

造成这种糟糕状态的原因有很多。比如全球经济增长趋势放缓、世界贸易局势持续紧张。

比如法国历代政府为了获取选票,近乎无限度地“讨好民众”。后果就是福利越来越好,保障越来越全,工作时间越来越短,各种带薪假期越来越长……

法国人的“懒散”,几乎已经是全世界的共识了,法国是世界上休假日期最长的国家之一。

巴黎是全球一线城市中,人均每年工作时间最短的城市。与之相对应的中国香港,这座全球人均每年工作时间最长的城市,在年平均工时上,香港人跟巴黎人一比,简直就是畜生般的存在,毫无生活可言。

曾经有中国人在法国开超市,因为营业时间长而遭到抗议——法国人认为这属于不正当竞争,因为我们都下班了,你也不该继续营业。

但竞争如今是全球性的。当中国和日本的年轻人,天天加班加的月经不调,20几岁就忙着往脑袋上喷生发剂的时候,法国人还在尼斯的沙滩上享受长达一个月的带薪年假——人人都希望有好的生活,但好生活的图景,从来都不是轻轻松松就能勾勒的。

在3000多页的劳动法庇佑之下,法国人不用加班,每周只需要工作35个小时,稍有不顺心就动辄罢工数周。而针对穷人和失业者的各种福利、补贴和救济金,让很多法国人不用工作,也能活的不错。

其实,法国人早就已经丧失“享受生活”的资本了,只是有些法国中底层民众,选择无视现实罢了。

凭什么你不努力,还能继续过上好日子呢?

在冷冰冰的经济规律面前,无论是个人还是国家,从来没有例外。

(三)

马克龙一直希望自己能够在法国这个“懒汉”身上,抽上那么一鞭子。

他是个十足的改革派,态度也一直强硬。他曾公开回怼游行民众:

“想要买得起西服,就应该去努力工作”。

他支持全球化,反对保护法国的一些中低端工作职位(惹怒穷人)。马克龙希望通过改革,降低经济运行成本,也就是要减少福利(又是惹怒穷人的政策),减少公共开支以缩减债务(同样惹怒穷人),给企业和富人减税松绑,提升经济活力(同样惹怒了很多“仇富”的穷人),让企业重新焕发竞争力。

如今“黄背心”的代表人士评价马克龙,说他是“富人总统”,说他只知道保障精英的利益,不知民间疾苦,简直就是一个大型的“何不食肉糜”现场。

可那些心安理得享受法国高福利保障的“普通民众”,却不会想,自己舒服的生活和全世界都羡慕的福利下,是谁在疲惫地给自己拉车?

比如法国高额的富人税,马克龙给取消了。法国的富人税最高一度达到75%,想象一下你赚100块钱,要缴75的税是什么心情——所以,曾经很多法国有钱人为了避税,都移民了,一并带走了他们的公司和更多的工作岗位。

想想当年曹德旺跑美国建厂,为何能得到国内众多创业者的理解。法国也是,作为高税负国家,留住富人、吸引富人投资,就是留住了更多工作岗位,刺激经济活力——但很多底层法国民众,在民粹思想的影响下,不会去思考这些道理,他们只觉得,富人们已经很有钱了,政府为什么还要总为富人精英着想呢?

可是,一个留不住富人的国家,中低层民众只会生活的更惨。

不分民族,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都有那么一小撮穷人仇富,这正是不分国界的短视和愚蠢。仇富心态,抢劫焚烧奢侈品店铺,说到底,和民众的权利主张有一毛钱关系吗?

不过就是一群失败主义者的暴力宣泄罢了……

长久以来,法国人被“惯坏了”。以至于使他们忘记了,政府本身并不创造价值,他们能够享受到的一些福利和保障,都源于税收,而这份愈加捉襟见肘的税收,绝大部分都是由那些辛勤工作的中产和富人们缴纳的。

可是,总有一些骚乱者并不会去思考这些,他们只知道不停地“要,既要,还要,也要”。

可他们的很多诉求,根本就是矛盾的。

改革者当然可以无视法国经济愈积愈严重的“深层问题”,依然选择满足和讨好那些不工作却能享受高额救济金的“主动失业者”,

可稍有经济学常识的人,都会明白,如此下去,法国这样的国家,最终只会迎来一场更彻底的溃败。

(四)

曾有评论说,马克龙根本无法改变法国这样一个“欧洲病夫”。

的确,改革从来都不容易,毕竟它总要实现利益新的分配,总要切掉一些既得利益者的奶酪。

而当“既得利益者”的身份变成易煽动、易愤怒的底层民众时,社会失控,是必然的。

当所谓的抗议愈发变成一种民粹情绪狂欢和泄愤时,人们已经不再听你的解释了,他们只想要“我们的要求政府必须全部满足”!

要燃油税不上调。

也要失业率继续降。

要切实提高收入,数倍上调最低收入标准,但是你可别给我加活儿哦,否则爷爷我分分钟罢工。

还要一个月的带薪年假,每周只工作35个小时,要下班后任何工作与我无关。

也要福利保障不变,甚至更好,政府没钱,借啊,收富人高额财富税,什么?富人都跑了,那关我什么事儿,我只要高福利、高保障,高额失业保障金!

这岂不是一个大型的“既要……也要……还要……”的贪婪现场吗?

你说,你这让我们这些996工作制,还要被老板批评为不努力的20岁秃顶社畜怎么想?

有媒体发了篇文章,标题是:《“黄背心”运动无意停止抗议,马克龙究竟做错了什么?》

其实,根本不用分析那么多。

一句话就概括了:

马克龙只是戳破了法国盛世幻景下的那片“烂疮”罢了。

读到这里,且让我们回头重读一遍题记里,法国作家加缪写的这段话吧:

我们很少信任比我们好的人,宁肯避免与他们来往。相反,我们常对与我们相似、和我们有着共同弱点的人吐露心迹。

我们并不希望改掉弱点,只希望受到怜悯与鼓励。

这里是思维补丁,谢谢你的阅读。【作者简介】慧超,接客很贵的公关男一枚

作者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