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了一个拆二代

生活的本质好像并不是拥有,而是去追求。

微信图片_20190710235530

本文共计2465字,建议阅读时间10分钟。

这些年拆迁户也算是一个比较敏感的话题。

前两个月去张北草原的时候,跟一个卖蜂蜜的河南人聊了会儿,大家可能不太了解,像他们这种养蜂的,基本上是一年四季全国各地跑,哪里花开去哪里,随着花季走,车上带着装备和狗,到了一个地方就临时搭帐篷驻扎在那,风吹日晒,我觉得还是挺辛苦的。

聊到最后,正准备要走的时候,我们这有人说,你们再干几年基本上也就退休了,意思是不用这么辛苦了。没想到人家告诉我们,他们老家的房子前两年迁拆了,给钱给房,倒是也不缺钱花……养蜜蜂🐝就是不想闲下来。

近几年的棚改货币化,加上我们国家这些年的快速发展背景,全国各地的城市都在扩张,很多农村人由于自己家的位置比较好,在城市化的过程中就被拆掉了,然后他们变成了拆迁户,得到了很丰厚的一笔财产。有点逆袭的感觉吧。

我前段时间自己想了想,我接触到的拆迁户还是挺多的,北京的就不少,印象中最狠的一个应该是门头沟的,他告诉我说,拆完之后总资产差不多2000万左右吧。

其中一大笔钱让他儿子拿到加拿大买房去了。。。

还有一个大叔(这个拆迁早)见面跟我聊过。他家是北二环那边的,拆迁的时候又哭又闹,人家给多赔了不少,转头就拿那些钱去昌平买了几套房,这都零几年的事儿了。

……后来,大叔把房子卖掉套现了,他老伴就拿那些钱炒股票,见我的时候跟我说,反正亏得挺惨,还剩下一部分,准备接着买房。

好了,闲话少聊,说正事。

前段时间抓了个拆二代,做了一次文字采访,由于采访对象答起问题来过于天马行空,导致了采访原文没有办法直接贴出来。那我就按照采访内容的大概意思,给大家讲一讲。

人生经历:

这个拆二代朋友,是北京人,在外地读的大学。说真的,可能是我少见多怪,当年我在西安读大学的时候,几乎就没接触过北京的孩子,上海的孩子接触过一个。

他毕业之后回了北京,然后去了一家国企,工作了两年之后就辞职了,又去了一家私企,工作了一年,然后辞职,又当个体户养了一段时间金丝雀。我记得他还养过猫,但在采访的时候没有说。

现在,大家稳定一下情绪,这个结果应该比较震撼。

他作为一个北京人,现在做起了沈漂(漂泊在沈阳的外地人)。在沈阳一家制造业公司当产品经理。

讲到这是不是觉得挺飘忽的?工作换来换去,职场之路走得马马虎虎,北京人居然跑到东三省找了个工作,漂泊无依,这分明就是一个迷茫的年轻人状态。

但好处在于,作为拆二代,在北京肯定是有一套大房子的,位置也还不错,在石景山。

拆迁前后:

拆迁之前,他们家就是那种普通的北京(石景山)平房家庭,这种家庭现在在北京还算常见,因为很多平房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都没有拆掉,不太了解的朋友可以在北京随便找胡同逛一逛。

如果房子不拆迁的话,那么这些人的生活其实算不上好。他们自己也买不起北京的房子。像他那样一个年轻人,如果没有赶上拆迁,工作又飘忽不定,其实这种状态压力还是很大的,跟一般的北漂我觉得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家在北京而已。

不幸的是,与北漂相比,他们是没有退路的,北漂起码还有一个可以回去的故乡。故乡的房子还都买得起。

但拆迁之后就不一样了,最让人头疼的房子问题得到了解决。

这个房子对我最大的改变,是心态上的,我获得了安全感。

拆迁之前和拆迁之后,最大的改变就是心态更平稳了。即使是工作有什么问题,那么也不需要有太大压力,毕竟自己有一套不用还房贷的房子呢。

在自己的职业规划上,他也没有多大的目标,稳定且能赚工资就足够了,打发掉无聊的生活。

过去和现在:

采访中有个问题是,喜欢现在的北京还是过去的北京?

他说,当然喜欢现在的北京了,原来都是旱厕,家里经常停电,吃喝玩乐的地方很少,尤其是首钢改革那几年,日子太苦了,一年也吃不几次肉。现在跟过去比,简直好太多了。

我记得七八年前看过一个纪录片叫搭车去柏林,那个纪录片的一个导演说,自己就一点都不喜欢北京的这种改变。过去小时候他是住在二环的,拍纪录片的时候已经去天通苑住了,而且天天挤地铁。

对于北京的改变,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即使是在北京人内部。

这种不同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是北京不同家庭的孩子对于北京的改变,看法是不一样的,住在农村或者是城乡结合部的人,就很喜欢这种进步,因为生活得到了极大的改善,而住在相对较好的地段的人,多少就有些抵触。另一个方面是不同的阶段,大家对这个问题的看法是不一样的,十年前左右,那会儿社会上普遍都有点白左情绪,反对拆迁,崇尚自由民主等等,那会儿大家还都在听鹿港小镇呢。

未来规划:

在这个框架里,我问了他一个问题,那就是有没有想过把这套房子卖掉,去外地买一套然后留一部分钱,过上有钱人的生活。

补充一下,他们家拆迁的时候只给的房子,没有给钱。

这种我觉得挺好,房子的保值能力很好,我说的这种保值能力指的是两方面,一方面是房子本身的保值增值属性,另一方面是如果只给拆迁户钱而不给房子,很多拆迁户很快就能把钱花光了。

在这个问题上他说,自己没想拿这种飞来横财享乐,因为总有坐吃山空的一天。但是,如果能拿来投资也可以,只不过自己没有那个智商😄

(我这朋友挺实在吧)

还有没有理想?

没有理想,对事业没有任何企图。如果非说要有的话,那就是尽职尽责。

身边的生活:

在中国快速城市化的过程中,很多人从小地方去了大城市,且逐渐远离并脱离了故乡。他们都曾体会过鲁迅写过的那种与闰土之间的隔膜。

他们这些北京人也是如此。

你身边的从小认识的朋友,现在有过得很好的吗?如何实现的?

从小认识的朋友,现在还联系的不多了。没有过得太好的。从小跟我长大的同龄人,我一个表哥过得不错。他是银行职员(靠家里的关系进去的)。他是靠把跟了他四五年的女朋友踹了,然后娶了他那个银行行长的女儿而过上好日子的。对此,我挺不齿的。心里也没有服过他。

结语:

在很多年前,我没有来北京的时候,曾经想过,北京人应该都很幸福吧,起码他们都有一套房子,那套房子能值很多钱。

来到北京,见识了人生百态之后,觉得生活不过如此。很多的北京人其实也买不起房子,跟父母挤在一个小房子里,一旦结婚,也无处可去。

有的人有很多套房子,但其实也没有过上好的生活,孤苦伶仃。

在想这些东西的时候,我逐渐地意识到:生活的本质好像并不是拥有,而是去追求。

(完)

本文作者为铅笔社成员。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他的微信公众号为:通货朋仗。欢迎大家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