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是人赋权利而非天赋权利

自由与逍遥

个人自由,难以被人正确接受,其实不在于其神圣复杂高深,恰恰在于其普通和平淡无奇。把祭台上的老偶像搬走,另换一个名为“天赋权利、个人自由”的新偶像,一点儿也不难。

天钩谬误

就像那些不能接受人是猴子演化而来的反进化论者一样,权利天赋论者也很难接受人通过演化自己创造出权利的自发秩序观点。他们需要幻想出一个“天钩”来自欺欺人。

权利人赋和市场经济

任何权利主张,都可以在市场中争取别人的行动支持。得到了,就成为真实的权利。得不到,就仍然只是权利主张。没有别人真金白银和真实行动的支持,就没有权利。这是权利人赋论的核心观点。

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个人所拥有的所有具体权利,原则上,都可以通过权利交换链清楚追溯。在这个链条中每一个交换的那一端,都是一个或一些具体的人。这个来源很清楚,没有任何神秘或不可理解必须归因于天的地方。

权利和桌子

所谓“天赋”权利,其实不过是人们从种种实际行为界限中抽象出来的一种概念、一种认识、一种标签。硬说标签可以先于事实、可以独立于事实而存在的权利天赋论,是站不住脚的。

人身权是天赋的吗?

权利天赋论者经常会用人身权来论证权利是“天赋”“不证自明”的。看上去,许多人也正是因为想不清楚这个问题,而不得不继续相信权利天赋论。但人身权真的是天赋的吗?

美国土地制度:从非法到合法

分析美国土地制度的演变过程,可以找到很多问题的答案。比如产权的来源,实际规则和正式法律的关系,政府在产权方面的正当职能是什么,其中最重要的问题则是:为什么有的社会走上了通往繁荣之路,而有的社会没有。

事在人为

权利完全是由人创造和维护的,是靠人各自头脑中权利观念指引下的行动来创造和维护的。人要为权利现状承担百分之百的责任。这个责任一点儿也推不到别的地方去。人们只有面对并承担这个责任,无法逃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