宪政是什么?

宪政奇迹,与民主无关

大陆出版社将书名改为《民主的奇迹》,让人看后不免有郢书燕说、南辕北辙之感。该书的台湾版就叫《费城奇迹》。因为,无论从哪个方面讲,1787年宪法绝对都是不民主的,甚至可以说是反民主的。

布坎南与宪政经济学

没有一个自重的经济学家会说 “提高最低工资可增加就业”。要是这样,经济学家除了撰写迎合意识形态偏好的文章就别无可为了。值得庆幸,只有一小撮经济学家愿背弃两个世纪的经济学教诲;我们尚未堕落成一群随营娼妓

宪政才能防止专制

没有宪政,公民的权利就无法得到保障。很多时候,人们只是喜欢谈论民主,却不关心宪政,这是相当危险的。

欧债危机与宪政选择

欧债危机摆在那里,后果严重,根源是政客不得不讨好选民;经济规律也摆在那里,只要奉行错误的经济政策,就必定有人要为午餐付账;但眼前的制度选项并不清晰。

识别“宪政国家”的简单方法

“宪政”不是一个远离经验的概念。我们能在一个国家或城市的街头简单地判断,这是否是一个“宪政社会”。

“宪政”与“无政府资本主义”

“宪政”和“无政府资本主义”事实上的某种重合,并不意味着理论上的一致,无论是在“理论依据“上,还是在最终的“目标取向”上,它们都完全不同。

儒家宪政主义的问题意识

社会科学的任何学问,如果不能明确它们所指向的、所诉求的具体主体是谁,都会沦落成从概念到概念的伪学问——这样的伪学问往往是权力在握者喜欢的。

儒家是宪政主义吗?

学者们要重新阐释某个历史人物,必须严格遵循公认的学术规范,不能肆意歪曲历史为己所用,否则,炮制出来的东西很可能是忽悠读者的泡沫。